喜爱的五部运动番

“我最后的角逐,是双手奉上温馨的脑部。”

前不久刚好在追一部运动番,所以做个有关运动番的享用。

卡拉瓦乔

率先名:舞动青春

他是个光棍、恶棍、暴徒、无赖、魔鬼、离经叛道的妖魔,唯独不像一个戏剧家。他在被埋没了近400年后才再一次被人记起。他影响了鲁本斯、伦勃朗和万事一代巴Locke艺术家。她是唯一被后人以自己名字命名画派的描绘大师。

图片 1

(一)

自己其实找不到图片,就用漫画版本的呢。图片上的就是男主角啦。

“见鬼!这一次真要死在这鬼地点了……”卡拉瓦乔倒在滚烫的砂石上,灼热的烈日在他前头融化,整个身体都像是要燃烧起来,不远处仿佛有四个黑影在向他跑来。“那多少个傻瓜能把自身送回奥斯陆啊?巴尔酒店的维诺酒过几天该上架了……”

讲述普通的初进步少年富士田多多良,在糊弄将来的时候,偶尔驻足路边的小笠原舞蹈体育场馆的授课招贴,进而提升一个热血战场的故事。

上次喝到维诺酒已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安贫乐道说,那些番名真是挫到爆啊,让自己想起来了小学生广播体操。一定有好四人来看这几个名字就不想看了吧,哈哈,原本我也是内部的一员,不过感谢上天,让自己没错过这部番。

“怎么觉得前几日这酒喝起来怪怪的?”卡拉瓦乔皱着眉。

那部番的画风也有点奇怪,感觉人物的各类比例都很意外,刚起首很不适应,但看多了被剧情吸引之后就无所谓了,甚至觉得就是如此的画风才能更好的展现啊。

“纯正的维诺酒,我没喝出什么怪味。你但是是在牢房里呆的太久罢了,喝什么样皆以为有股霉味。”奥尔西说,他和卡拉瓦乔已经是故人了。

剧情真的很好,里面的人选塑造的也很好,每个人都很个性,有闪光点。注意动漫版和漫画版有广大不等,我是看了动漫版再看的卡通版,感觉漫画版的画风更容易接受,剧情也更宏观。

因为侮辱警卫和地下辅导武器,卡拉瓦乔又几次被抓进监狱,好在他现已数见不鲜了,并没有影响到自己的食量。为庆贺自己重新顺利出狱,卡拉瓦乔点了满满一桌子菜。

其次名:排球少年

“你刚才说什么人死在河边了?”

图片 2

“维罗妮卡,你最欢喜的百般妓女,听说发现的时候赤身裸体,现在早就被送进停尸房了。”奥尔西表露遗憾的神采。

这部番很窘迫,完全部会到男主角日向翔阳的不服输还有拼搏精神,即使个子矮小,却始终坚定不移斗争在排体育场上,不在意他人的嗤笑。

晴到少云霹雳,卡拉瓦乔甚至考虑过将来肯定有那么一天将她娶回家去。

看到男主角还有他的队友们那么坚持不渝大力,有种自己也屡遭鼓舞的觉得。感动,这大概就是运动番独有的魅力吗,一起朝着一个目的努力,不丢弃努力百折不挠。

酒吧招待这时正好将一盘菊芋端到卡拉瓦乔后面。

那部番普及了稍稍排球知识,也终究多读书多领悟啦。

“这菊芋的寓意不太对。”卡拉瓦乔心绪低落到低谷,随口抱怨了句。

其三名:飙速宅男

“菜油和黄油做出的菊芋都是以此味道。”招待不知趣地回去。

图片 3

“你在玩自己吗?菜油和黄油可以混在一块儿做菊芋?!”

这部番讲述的是御宅族小野田坂道机缘巧合插足了自行车竞赛社,并在中间赢得了友情和自信的故事。

“这道菜一贯都是这般做的……”

那部番应该会让许六个人有共鸣吧。没有亮点、没有对象、坚持热爱二次元,活在大团结世界的支柱通过活动交上了好情人,和朋友在同一个领域一起努力,渐渐变得自信。是不是一些点和大家有重合呢?

没等说完,卡拉瓦乔一盘子把菜扣到招待头上,拔出佩剑:“操!你个小杂种!把刚刚的话再说一次试试!”

它的画风也许不是那么美型,可是咱们从里面看到的故事,作者想要传递给咱们的沉思,都让我们为它深切着迷。

奥尔西赶忙上前劝架。

第四名:网球王子

刚出狱不到两刻钟,卡拉瓦乔再一次被带到警局。

图片 4

“回来的够快的,大戏剧家。”警官打趣到。卡拉瓦乔没吱声。

这部番很知名啊,画面精美,人物设计美型。

警员让卡拉瓦乔给自己画张画以作为自由的交流条件,卡拉瓦乔爽快答应,刚出警局门转身就向警察吐了口唾沫,差点又给扣回去,奥尔西赶忙给了警察一袋银币,并允诺一定将画双手奉上,这才放她们走掉。

剧情内容既有荡气回肠的较量,也有年青学校式的妙趣横生诙谐。虽免不了体育比赛上的夸张成分和错误,但作为一部有关体育类的卡通片,依旧有自然普及网球文化、扩充体育爱好的效能。

“你就不可以决定下你的性情吗,我又白白损失一袋银币!”奥尔西抱怨到。

当然,把恐龙什么的都打出去也正是让人无可奈何啊,杀人网球无愧其名。感觉里边的人物都得以做特务了。

“不过一袋银币而已,我画一幅画就能再挣五袋回来!如果能用银币把那装腔作势的木头砸死,我可以一口气画上一百张!”

这部番在本人推荐的五部里集数最多,出场人物也特别多,会出现记不起来某个人物是什么人的情状。然则都那么美型,再来多点也不在乎啊,很符合女人看看发发花痴。

“他只然则让您给他画幅画而已!”

第五名:黑子的篮球

“他在威迫自己,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奥尔西!就凭他一个小警察就敢毫无顾忌的威迫自己!去他妈的,他以为他是何人!我尚未受任什么人威逼!!”

图片 5

“旅社招待可没有威逼你。”

这部番讲述“梦幻的第六人”黑子哲也和从美利坚合众国回到的天赋篮球运动员火神大四人合伙制服“奇迹的千古”成为扶桑首先的故事。也叫带着现任打六个前夫,我觉得这多少个就完善概括了有着的动漫内容。

“这些蠢货,居然将菜油和黄油混在联合做菜,你不以为好笑吗!”

人选不算太美型,不过也不错,主线大概就是黑子哲也要打醒认为胜利就是整整的前同伴,让她们体会到篮球的欢欣。

奥尔西无言以对,耸了耸肩,径自走开,丢下卡拉瓦乔一个人在这生闷气。

尽管主线令人纠结,但是那不根本,打的爽就行啊。动漫里展现了各类神奇的篮球技术,还有头发是褐色的就是局旁人甲这一事实。

再次来到住所,卡拉瓦乔仍对方才的事难忘,愤愤然地在屋里踱了一点个往返,一直踱到旁边的画室,死死盯着一幅画架上的画看了好一阵子,一臀部坐下,拿起笔刷开头涂抹起来。

可是总认为,黑子为了让前同伴询问自己的希望,拔取制服他们,不也传递出了凯旋就是所有的事实么?我退步了,所以自己错了,那么直接胜利的本人是对的这句话就没错了啊。

这是一幅快完成的圣经画,复活的耶稣在门徒面前亮出自己被刺的口子以示神性,生性多疑的多马不信任耶稣居然被刺后还是能复活,凑过头去仔细查看,一只手指直接从那道可怕的口子里插了进入,瞪大了双眼。

总的看,运动番紧若是为了让观众感受到该种运动的魅力,还有主角的埋头苦干百折不挠精神,让观众和中坚一起成长。

耶稣也不阻拦,只是将多马的手轻轻地扶着,似乎在说:“来吗,将总体手指都伸进去,去感受这伤口里的疼痛和冰冷。”

骨子里这五部都是多年来的小说,更早期的暴扣高手、头文字D、足球小将等作品本身都尚未推荐,毕竟那个都是自己童年时代的回想了,现在提起也不明了还有没有人记得,画风可能也略显粗糙,但随即它们确实引领了当代人插手某项运动。

卡拉瓦乔丨多疑的多马

希望我们能通过运动番领会各类运动,也去参预一种运动,更好的向上自己。

镜头定格在了这一实在的令人触目惊心的刹这,卡拉瓦乔却非常享受,用画笔不断地修改着无处的底细,将伤口处理的越来越刺眼,让这略带一丝血腥的临场感显得尤其焦急和令人抽搐。

卡拉瓦乔丨多疑的多马(局部)

她似乎从刚刚的纷纷中还原了安静,一笔一画地在画布上细细描绘,神色从容,呼吸平缓,好似刚才在旅社和警局里与人争持的是另一个粗犷的流氓,而此刻坐在画布前的才是技巧精湛、才华横溢的杜塞尔多夫第一美学家。

几天后,画商带着客人上门取画,卡拉瓦乔又回升了昔日的神气。

“想必你就是卢奥西斯了,是第一次买自己的画吗,我卡拉瓦乔的画和此外圣经画可都不均等,如果胆小的话就别看了,我可不想把您吓到。”卡拉瓦乔对着卢奥西斯嬉皮笑脸到。

“以前也曾见过几张您的画,对你的风格算是有点明白。”卢奥西斯说。

卡拉瓦乔点点头,将卢奥斯带进画室,将画架上的布揭开。虽然所有准备,卢奥斯仍然被惊到了。

卡拉瓦乔得意洋洋地说:“在看我的画时您永远不可以置身事外,你就在自己的画里,即便它让您窒息,但您无处可逃。”

被这么一说,卢奥西斯恨无法把温馨的手伸过去将多马的手指挪开,他仍然有点胃痉挛了。但最后,卢奥西斯仍然乐意地付了钱。

送走卢奥西斯,画商小心翼翼地唤醒卡拉瓦乔:“斯卡勒教堂这幅画,客人们又在催了。”

“你每趟来都说三次,我耳根都快起茧子了!这几天就会给这帮催命鬼送去!”卡拉瓦乔不耐烦地吼到。

画商小心翼翼地行了个礼,将门带上。

卡拉瓦乔回到画室,翻出角落里这张放置许久仍未完成的画,下面已落了层灰。

画的背景是一间破败的小屋,一群人正陷入非凡的悲壮中,他们的先头是一张破旧的小床,下面躺着一个刚回老家的才女,这是娘娘玛阿伯丁,一贯照顾她的抹大拉已经哭的直不起身,无尽的冰冷和沉痛,夹杂着死亡带来的衰老气息,一同在镜头上蔓延。

这幅斯卡勒教堂的圣母画卡拉瓦乔已画了一点年,但一直对画中圣母的神态不太满足,无论换多么雅观的模特儿,画出的娘娘总像是睡着了而非真正死去,离卡拉瓦乔想要的实在的辞世感受总有些距离。

“维罗妮卡,你最欢喜的百般妓女,听说发现的时候赤身裸体,现在早已被送进停尸房了。”

她回顾了酒吧里的对话。

卡拉瓦乔来到停尸房,见到了维罗妮卡的遗体。

因为在河边浸了水,尸体有些肿胀,手和脚上满是污泥,指甲黝黑,浸泡在水里的这部分变得惨白起皱,有几处皮肤已经上马溃烂,头发因为久未打理,像是一捆干枯的荒草,四只昆虫在其中爬来爬去。好在脸部完好,即使有点有些浮肿,仍可以观望五官的精细。

卡拉瓦乔不可能清楚她死时究竟经历了哪些,只从面相上似乎并未显流露痛苦,有些发黑的双唇紧闭,神态平和。

“希望您能和这该死的娘娘一样,去到这该死的天堂里。”
他对着尸体轻轻说了句。

卡拉瓦乔将维罗妮卡的遗体扛回画室,找了件衣裳给她穿上,对着尸体画了四起。

她脑部里持续闪现出维罗妮卡在世时的局部部分:

住的地点也像画里这般破败不堪,陈设虽少,但都收拾的井然有序;她收养了有的流浪猫,将不多的食物省下来喂它们;给路过的乞丐一些面包;常帮隔壁的瘸腿老妇人洗服装,老妇人连连抱怨她洗的不够彻底;为同是妓女的Cassie接生孩子,把温馨半年的积蓄给了这对母子;将一位患有的外人留在家里住了一个礼拜没收一分钱,为此卡拉瓦乔对她大发雷霆……

“这该死的娘娘无非也是做这些事罢了。”卡拉瓦乔心想。提起笔在画中这死去的娘娘头上加了一圈细小的金黄光环。

卡拉瓦乔丨圣母之死

卡拉瓦乔丨圣母之死(局部)

看望对面维罗妮卡的遗骸,又看看画中这死去的娘娘,卡拉瓦乔心中最为压抑,他先是次感到了一丝不知所措的不解,以及对死亡的无力感。他想做些什么,但仿佛做如何也无济于事,想要骂人,但不精通该从何骂起,想找个人打一架,但发现满身都瘫软无力。

他不爱好这种感觉,噌地站起身来,将旁边的椅子一脚踢飞。

卡拉瓦乔将不辱使命的画收起送去教堂,岂料竟被拒收了。

“我的上帝,简直不敢相信,大名鼎鼎的卡拉瓦乔先生如故画出这种事物。主啊,原谅他的愚昧吧,这只是一个不晓得您的慈爱的佣人在胡乱作孽罢了。”斯卡勒教堂的马里奥神父在胸前不停地划着十字。

“你他妈的到底在那边念叨些什么!”卡拉瓦乔打岔到。

“我们这仁慈、博爱、圣洁的玛名古屋圣母居然被你画成了如此一个其貌不扬、肮脏、衣冠不整、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奴婢!主啊,真是作孽啊,你这慈善的三姑本该在这一刻迎来他最高贵的时刻,在神的召唤下升往那一定的美好天国,被他号召来的使徒们应该在这一阵子为她祈祷,为神的光顾感到非凡的荣幸和甜蜜,不过你看看她都画了些什么,你的使徒们都在这阴郁的无穷黑暗里埋感冒哭,就像是大家这仁慈、圣洁的玛新奥尔良圣母即将落入地狱似的!”马里奥神父将心里的愤慨一口气向卡拉瓦乔全发泄了出去。

“她死了神父!您这慈善、圣洁的玛澳门圣母刚刚死掉,没有人会为刚回老家的人感觉幸福!”

“不,她只是升入天国而已!”

“这只是您我措辞上的例外而已!”

“而且据我所知你画上这个人根本就是一个卑鄙的娼妇,肿胀的脸,肮脏的双手,光着脚躺在这即将塌掉的木板上,这简直就是对圣母的亵渎!不可原谅的污辱!”

卡拉瓦乔一拳挥向马里奥神父,打的马里奥一个踉跄,又一把将马里奥拽到前边呲牙咧嘴地喊到:“听着你这么些秃头,我遵照你们的渴求画了这张该死的画!你一旦觉得自己的画风会亵渎你这圣洁的娘娘,就该趁早找个狂热的弟子来干这事,而不是一位真正的戏剧家!现在,我曾经画出了本人觉得最好的一幅圣母画,不管您能无法知晓这画的内容,你都必须乖乖地收下,然后把那该死的金币一个子过多地停放自己的衣袋里!”

说完卡拉瓦乔将马里奥神父重重地推开,又补上一句:“和您这种人谈画简直是他妈的浪费口水!”

争持许久,马里奥神父如故顽固地坚持不渝拒收,卡拉瓦乔威逼马里奥说自己一向不受过那种侮辱,假如拒收的话他会眼都不眨地将马里奥一剑刺死。一旁的画商眼见就要失控,赶忙将卡拉瓦乔拉走,劝说由他去和神父交涉,让卡拉瓦乔先回家等信息。卡拉瓦乔这才骂骂咧咧地离开。

一进家门,老友隆吉已经在等着她了:“你藏钱的地点为什么老是换到换去,我找了老半天了。”

“一毛钱都未曾!”卡拉瓦乔还在气头上。

“就十个金币而已,让自家先把这笔该死的赌债还掉,那帮蛮子已经两回抓到我了,等下次再抓到我那只手就没了。”

卡拉瓦乔从身上摸出一袋金币扔给她。

“你又把什么人给揍了?”隆吉对卡拉瓦乔的性格了如指掌。

卡拉瓦乔将刚刚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又骂了一句:“马里奥这一个混蛋只是莱奥托的伙计,是莱奥托不想付钱,那多少个无赖!”

“那干嘛不直接去揍他?”

“他他妈是法官,隆吉!你会蠢到去揍一个法官吗?!”

“是自身就会!你已经不是刚来罗未时的小混混了梅里西,你现在是奥斯陆最有地位的戏剧家,和你说了多少遍,对这一个无赖得他妈更狠一点!”

“不用您来教训我!操!”

多少人缺口大骂起来。

“我怎么会认得隆吉这一个混蛋的……”卡拉瓦乔心想。

(二)

刚到罗辰时,小混混卡拉瓦乔穷的只剩余一身半月未洗的脏衣裳,住在台伯河下游的奥塔克里——波士顿最混乱、糜烂、肮脏的红灯区,聚集了罗马城里所有的各行各业。

衣衫褴褛的浪人在小巷里和野狗抢食,数不清的酒鬼醉倒在各色酒吧的门口,输红了眼的木材商人和手握皮鞭的马夫在赌场里打了四起,假装六柱预测的吉卜赛女郎刚刚从一位胖妇人手里骗走了一袋银币,巡逻的雇佣兵从肉店外的货柜上顺走了一只羊腿,各类肤色的娼妇在街边揽客,以及数不清的骗子、打手、酒保、乞丐、商贩……

在那整天散发着腐臭、酒酸、霉味的红灯区里,卡拉瓦乔总是捏紧拳头,随时准备与另外找她劳顿的人来上一架。

自恃时辰候在圣保罗学的一部分绘画技巧,卡拉瓦乔总算找到一份给书法家切Surrey当枪手的做事勉强度日,成天和画布、水果篮、模特身上的丝巾打交道。

这天卡拉瓦乔刚领了来赫尔辛基的率先份工钱,去面包店买了一大捆粗面包,刚出店门便被尾随在身后的隆吉一干人给抢走了,已经饿了两天的卡拉瓦乔在前面全力死追,将拿着面包的隆吉扑倒在地便扭打起来,隆吉的伙伴见势一并扑上来将卡拉瓦乔拉开,一顿痛揍,将他身上仅有的银币也抢了去。

正在厮打时,远处一阵警笛,六个警察听见响声往这边冲了过来,几人扭头便跑,最后起身的隆吉被卡拉瓦乔死命抱住,三人双双被带到警局。

问到是否被隆吉抢劫时,卡拉瓦乔却矢口否认否认,只说互相早已认识,只是正常的打闹而已。

多少人录过口供后便被放了出来。

“你个蠢货居然帮揍你的人撒谎,这些条子本可以给你出头的!”隆吉认为卡拉瓦乔简直不可理喻。

“我不靠任什么人出头!要不是这五个笨蛋警察,你的脑部早就开花了!”卡拉瓦乔毫不客气地怼了回来。

摸清卡拉瓦乔是个枪手画师,学建筑的隆吉神速将她带进了和睦的混混艺术圈,通过隆吉,卡拉瓦乔又结交了同为画师的奥尔西和琴师明尼蒂,以及其他部分整年混迹红灯区的失意艺术家,一帮人时常聚在一起联合迸发旺盛的荷尔蒙——酗酒、抢劫、斗殴、嫖妓、赌博。

赶忙,一场瘟疫席卷了赫尔辛基,卡拉瓦乔也被感染患了重病,一连两个星期都处在昏迷状态,时常觉得温馨快要和死神擦肩而过了。多亏隆吉找到认识的一位先生,把卡拉瓦乔送进了诊所,病情才可以控制。

待卡拉瓦乔稍微清醒一些的时候,隆吉来看她,扔给她一把匕首,卡拉瓦乔拿起来,看到刀柄上刻着“没有期望,没有恐惧”。

“什么鸟意思?”卡拉瓦乔问隆吉。

“咱们这种人,死了比活着容易。不过除此之外我们和好,没人可以操纵我们的死活!”隆吉咬牙切齿地说:“所以他妈的非活下去不可!!”

卡拉瓦乔看到隆吉的脸有几处刚被打过的淤青。

快出院时,奥尔西和明尼蒂来接卡拉瓦乔,却不翼而飞了隆吉。

“这一个混蛋死哪去了?”卡拉瓦乔问到。

“说是去躲赌债,已经烟消云散三天了。”奥尔西回到。“你的行李呢?”

“都在当时了。”卡拉瓦乔指着墙边的一堆画说。

奥尔西走到画前一张张翻看:“在此以前还不曾看过您的画……”

说话间一张画像画猛地跳入奥尔西的双眼。画里是卡拉瓦乔的自画像,他将自己扮作了酒神Buck斯,两手捧着葡萄,正对着画外怪笑。

和其余酒神画不同的是,卡拉瓦乔直接把温馨年老多病的神情给画了进入,铁青的脸,乌黑发光的嘴唇,左脸因为抽筋显得有点扭曲,歪着脖子,眼里充满着嘲谑和戏谑。只有头上的花环和身上的白衫阐明着酒神的身价。

卡拉瓦乔丨扮做酒神的自画像

“我从未见过这种作风的酒神,太不堪设想了!”看了许久奥尔西才回过神来:“你是怎么想到这种措施的,把酒神画成这么病怏怏的金科玉律,仿佛真的是醉了一夜酒刚醒过来一样!”

“我只可是是把温馨立刻患有的旗帜原封不动的画上去了罢了。那该死的医院,连个模特也找不着,只可以对着护士找来的镜子摆弄。那么些贱人居然说这曾经欠了她人情,让我给他画一幅肖像画,去他妈的!”

“你居然把团结的病态画在酒神的脸上!哦,我特另外酒神,这但是新生与雅观的代表,没有一个美学家会用如此丑恶的病态来玷污他!看看这乌青的嘴和满是污染的手,还有这快要烂掉的葡萄,艺术是理所应当歌颂美好的梅里西,你应该多看看拉斐尔的作画,或是多向正统的奥斯陆艺术家们读书,可尽收眼底你现在都干了些什么!”

“去他妈的专业!去他妈的开普敦艺术家!都是些装模作样的废料!拉斐尔也一样!我一跟毛都不会跟她俩学!本身只画我真的看到和感受到的事物,其他都不在话下!”卡拉瓦乔冲奥尔西嗓到。

奥尔西被这样一嗓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认真地看了看画,同是画师的奥尔西这一次明确感受到了画里表流露的背叛、怪诞、真实和淋漓尽致的市井气,那是那一个专业布达佩斯书法家们祖祖辈辈描绘不出的事物。

“笑的可真够瘆人的。可是这样说来也算是一幅好画。我有多少个事关很不错的画商,等出去后就带你去见他们,说不定会让您一举成名。”

卡拉瓦乔不以为然:“成名是早晚的事,见不见他们都相同。”

没过几天,卡拉瓦乔便屁颠屁颠地接着奥尔西来到了画商处,将团结的酒神画丢给画商,让他开价。

“告诉自己卡拉瓦乔先生,到底从哪个角度可以让自家看来那是我们这漂亮的酒神Buck斯。”

“这就是酒神,哪个角度看都是。”

“这就是一张垃圾,而且自己敢保证,这并不是您自己编写的画,我已不止两遍见过那张画了。”

“你在放屁!这幅画平素没离开过自己身边五米!”卡拉瓦乔对着画商吼到。

奥尔西也在两旁演说:“您肯定是看错了,这着实是她协调创作的画,不会有第二幅这样的酒神画。”

画商不依不饶,认定卡拉瓦乔抄袭,根本不愿将画挂进画廊。

“除非您的爱侣向我保管,假设画卖出去,他权利。”画商最后对奥尔西说。

“这他干嘛要拿来你这儿?”奥尔西认为可笑。

“表示她有资格进入赫尔辛基的作画圈了。临摹的还挺像。”画商撇了撇嘴。

卡拉瓦乔忽然一拳向画商挥去,打的画商满地找牙,奥尔西赶紧将她拉开。

“未来你一张画都别想在亚特兰大卖出去!永远别想!”画商揉着脸说。

卡拉瓦乔向他吐了口唾沫。

(三)

隆吉将卡拉瓦乔从丧气中拉了回来:“你他妈还在这发什么愣,还不争先去找这无赖法官要钱?!”

卡拉瓦乔懒得搭理她了,正想进里屋去躺会儿,奥尔西推门进去了。

“你的画又被拒收了吧?”奥尔西开门见山。

“你信息倒是挺灵通。”卡拉瓦乔转身靠在墙上。

“是莱娜的亲娘告知我的,帕西妮修女和她三姨是至交,你和马里奥神父吵架的时候他正好站在边缘。”

“真是烂事传千里。”

“她让自家转达给您,让你离她孙女远一些,你了然他平素不太喜欢您的性格,加上现在你又在倒退了……”

“什么人在落后?什么叫他妈的下坡路?!”卡拉瓦乔紧盯着奥尔西。

“那是她的原话,她知晓您的画已经被拒收过好几次了,她觉得你根本不可能给莱娜提供安稳生活。”

“她!她!她!!你他妈到底是哪一端的人奥尔西?!!”

一旁的隆吉看不下去了:“别把气撒在奥尔西身上,是帕斯圣路易斯尼看上了莱娜,想要和他结合,但听说您早已和她睡过了。女生如若被其它男人睡过就变的困苦起来,于是才跑去找她这该死的二姑。”

“莱娜只是在做自己的模特!没错她是在自家此时住过几夜间,但我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没碰过!帕斯突南宁城尼这一个下三滥,连抢女人都用这样龌龊的一手!”

“我们的大艺术家现在对女孩子都如此胆小了吗,难怪一个霸气小法官都能把他吓到。像帕斯金奈尼这种达官显贵怕是更招惹不起了。背地里骂骂外人下三滥尽管过去了。”隆吉对着卡拉瓦乔阴阳怪气地说到。

卡拉瓦乔气的即将炸开,将隆吉和奥尔西都轰了出来,随即使去找帕斯丹佛尼要和他征战。

到了约定的日子,胆小的帕斯明尼阿波利斯(Louis)尼居然面都没敢露一下,卡拉瓦乔却误以为帕斯路易港尼根本没把温馨放在眼里,于是更加闹心,发誓一定要亲手宰了他。

连夜,他便摸去帕斯卡尔加里尼常出没的马路,从幕后偷袭了他。帕斯科隆尼惨叫一声倒地,只见到一个阴影神速破灭在夜色中。

玄汉,当意识到帕斯塔林尼没有被刺中要害,只是躺进了医院时,卡拉瓦乔气地将屋里的桌子劈成了两半。

他先河认为全世界都在和温馨为难,变得尤其暴烈,再没有另外思想作画,每一天拎着剑在街上生事,所有人见了都躲的远远。

直到在网训练馆境遇了更为不佳惹的托马索尼——杜塞尔多夫城里最有权势的家族成员之一。

“敢和本人赌一局吗?输了的话把随身具备的钱都给对方。”卡拉瓦乔根本不把托马Sony放在眼里。

早熟的托马Sony二话没说便和他过起招来,三下五除二便将卡拉瓦乔斩落马下。

“操,再来一局!”卡拉瓦乔想要赖账。

“不急,先把这局的赌金付掉。”托马Sony冷冷地对她说。

“你是怕自己耍赖不给钱吧?”卡拉瓦乔最恨别人用这种语调和他开口。

“大美学家卡拉瓦乔可不像是这种赖账的人,但现行您的名气可不太好,帕斯圣路易斯尼还躺在医院没出来,不如您先把他欠我的10个金币也一并付掉?”

“先问问我的剑答不应允!”卡拉瓦乔等这一刻一度很久了。

托马Sony也不是省油的灯,要精通从她拿起剑的那一天起,就从未在决斗场上输给过任何人。

哐当两声,多少人一前一后拔出佩剑,弹指间便厮打在了协同,网训练场上流传阵阵金属撞击声,火光四溅,尘土飞扬,其间夹着卡拉瓦乔传来的声声怪叫。

六人的剑术都颇为刚猛,一时难分高下,托马Sony没料到卡拉瓦乔居然这么拼,有些招架不住了,卡拉瓦乔却越战越猛,疯了一般地将往日囤积的拥有怒气一并流下到剑上,像一只狂怒的狮子不断扑向托马Sony,最后一剑刺向了托马Sony的紧要,托马Sony应声倒下,此时的卡拉瓦乔已经被疯狂的愤怒吞噬,失去了独具理智,又怪叫着前行补了一剑,这才收了手。

卡拉瓦乔提着剑,大口喘着气,后退两步,看到托马Sony身下冉冉流出一滩鲜红的血,又迈进狠狠踢了一脚,这才心满足足地偏离。

卡拉瓦乔此刻并不知道,这一滩鲜红的血未来将会过多次的面世在祥和的噩梦里。也多亏从这一阵子开始,这感染瘟疫时擦肩而过的魔鬼已经悄然向她走来。

当晚,托马索尼便因失血过多而死,因为托马索尼家族在布拉格强劲的权势和老牌的身价,此事一贯上交到了布达佩斯最高法院,人民法院当场判决卡拉瓦乔死刑,即刻斩首。平素未曾此外斡旋的余地。

卡拉瓦乔缺席了审判,此刻正在赶去见自己最大的援助人德尔蒙特的旅途。

在率先次见到德尔蒙特时,卡拉瓦乔就确信,至少在开普敦,没有他摆不平的作业。

( 未完待续 。。。)

本文是以音乐家为蓝本创作的随笔故事,是在其实际的终身基础上展开的加工和再撰写,目标是为更好地解读小说;非传记,也非纯虚构,特此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