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二发:一位老友

                      微风过处

小凤先生姓陆。他因为姓陆,所以给协调起了个陆小凤的笔名(或者是艺名,或者是诨名。。。嗨,管她吗),还给协调起了个英文名字,叫Phoenix。

鸣蝉还在枝头陶醉它的长箫

俺们结识于高中,别人高马大,喜欢打篮球,后来我们相互挖掘。热爱足球的自己被他挖掘去打篮球,成为了一个“神坑”式的队友。热爱篮球的她被自己挖掘当守门员,从此我操练滥射的时候就有了个门将。

秋虫亟不可待已悄悄登场

自然大家的情谊不仅于此。他是个热情的豪门伙,喜欢张罗我们到他家,他亲自下厨,做一桌大餐。现在她的差事也和膳食有关,在博洛尼亚开了家面包房。

中外换下火热的翡翠直筒裙

人到中年,胖了,忙了,晤面少了。新年先是天他在情人圈发了张照,看的我又想她了。画之,作为新年礼物。祝财源滚滚,身体健康。

舞动着她金黑色迷人的晚装

牛皮纸,炭条,碳铅笔,色粉。

收起胸前鲜红的红领巾

陈狂涂鸦于即日

取下心爱的臂章

末尾更正一下:2018还没过习惯,落款时信手签下了2017。。。

会同这频频相伴的松鼠

让白雪公主和金色一起收藏

再见了,亲爱的古槐大伞

伞上这群日渐丰盈的膀子

园林里我们亲手栽种的葱兰

有数般的花瓣吸引着蝴蝶的眼神

班CEO多彩的眼神高深莫测

乌克兰语老师飘逸的瀑布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同学的发卡被邻班的男孩偷走

缀满名字的足球定格在小学的相框

背上三姨精心采纳的肩头

装满勤奋、叮咛、期望

跨上大爷进献的双轮阿斯顿·马丁

天天矫正着年轻的动向

鲜艳的玉兰轻吻着微风

洒满露珠的小花开满道旁

农人的身形在薄雾中时隐时现

连天的厂房觊觎着主角的服装

中学的大门赫然眼帘

红色的琉璃瓦浴着晨光

按捺住胸口跳动的小鹿

苦读把中学的大门轻轻叩击

啊,我来了——

绝色的高校,知识的殿堂

无论成为高大的乔木,依然无名小草

自己都会用心写好三年的无悔时光